内燃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内燃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卑诗系情新版53-【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5:07:42 阅读: 来源:内燃机厂家

第五十三章

无论是道消魔长亦或魔消道长,社会上有越来越多失去监狱的囚犯是不争的

事实,否则全球的大城市不会到处毒品氾滥,军火及人口贩卖也不会如火如荼,

再加上政治与种族问题的难分难解,这个看似平静的世道其实暗潮汹涌,随时都

有人为了某种利益在铤而走险,所以杜立能不可能去劝公道伯解散角头,因为黑

帮的存在有时是种对抗威权体制的象徵,因此在召集昔日的一群战友餐叙过后,

他便搭上直飞夏威夷的班机受训去了,至于在那场餐会里他们讨论和决定了哪些

事情,恐怕就只有少数的核心份子才会知晓。

从夏威夷到亚历桑那,然后又到另外三个洲接受各种特训,其间也到过加拿

大及北极去受过雪训及耐寒测试,前后长达十三个月的训练期里,杜立能还出过

五次任务,每次都是杀人而不是救人,结训后他获得一张写着『北美观测局』的

聘书,从此隶属于另一个更神秘亦更高阶的国际情报组织,没有人知道背后的成

员国到底有几个,只晓得他们无论派到哪儿出任务皆有用之不竭的预算与资源,

但干的事情却全都简单明瞭,不是杀人就是破坏、而且必定是毁灭性的破坏,即

使媒体有时候会在桉发后追踪,然而化整为零的特工人员早就消失在茫茫人海当

中,永远不会浮出水面便是他们的最高原则。

不出任务时别人总是享受醇酒美人与足够挥霍的现金,喜欢文艺的小杜却是

既不爱喝酒也不喜欢流连在歌台舞榭,可是终究亦过不了美女这一关,起初他只

是逢场作戏,到处找漂亮又身材惹火的各国佳丽共渡春宵,由于情报界从来不乏

一流美女,因此当一位新到任的金发尤物分配到他的工作小组时,两人几乎是一

对上眼便注定要长期在床上渡过一段水深火热的岁月,若说彼此之间没有爱意绝

对是自欺欺人,但局里可不容干部互相谈感情或想内部通婚,所以这场没有婚姻

负担的纯肉体之爱,反而使他与蒂芙妮的交情昇华到另一种更高层次,他俩互相

关心、谁都可以为对方随时赴死,不过他们从未在口头上有过任何一句承诺,因

为有些事情说了不但矫情、甚至更显多馀。

这段佳话维持了一年多便因蒂芙妮调到欧洲驻点而结束,有好几次路过西雅

图的杜立能都有份近乡情怯的感觉,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梦中人就在不远之处生活

着,那条十字架项炼一直保存的很好,那家教堂在哪里他也在第一次赴加拿大受

雪训时就知道,卑诗省离华盛顿州如此之近,开车越过美加两国边境便可直捣温

哥华,就算他想去的地方是在维多利亚岛上,但在那个漂亮的海口城市里,最少

有三座码头可以直接把车开上渡轮即能抵达目的地,可是这咫尺天涯却像是道比

太平洋还宽广深邃的鸿沟,他始终就是跨不出那一步。

除了出任务时的危机四伏和九死一生之后的暗自庆幸,闲来没事的杜立能总

喜欢把李子阳父子的档桉打开来不断研究,即使当情报员的父亲已死亡,可是身

为一介平民的儿子却可以销声匿迹如此之久,光凭这份能耐就让人不免诧异,因

为以北美观测局的能耐,要找到一名有前科的疑犯可说是易如反掌,然而这件事

到目前为止都仍旧石沉大海,因此若非李老汉已改名换姓、不然便是加入了庞大

的犯罪组织或贩毒集团,否则断无理由一个人会就此凭空消失。

连全世界失踪人口和无名死尸的资料都翻遍依然徒劳无功,因此不死心的小

杜乾脆来个斧底抽薪,他把有关李子阳的所有口卡都输入观测局的电脑追踪系统

内,只要一有提醒讯号出现,就会被操作员锁定并且立刻进行比对和调查,同时

也会马上通报给他,至此以后他才将李氏父子的事情暂时搁下,不过就像有条虫

老在被窝里蠕动一般,只要一日不除,他就是有预感早晚这傢伙还会冒出来闯祸!

研究人类历史和探索太空科学成为杜立能的一大乐趣,尤其是层出不穷的幽浮事

件更是令他大感兴趣,因为在北极受训时,他曾透过手机镜头看见满天的小光点

在半空中自由来去、甚至会瞬间移位或蓦地消失无踪,即使是在极光大爆发的情

况下,成群的外星飞船仍清晰可见,再加上大白天他在洛杉矶亦亲眼目击过长方

形的巨大不明飞行物在山顶上移动,所以他确信宇宙里有比地球人更聪明的生物

存在,有一次他还见识到宛如幻觉的另一个空间在眼前乍闪而过,虽然只有短短

几秒钟的光景,但是那台造型好像小火箭的东西斜划而逝的画面却仍历历在目,

如果说那不是三度空间或四度空间曾与他擦身而过,那就真不知该如何诠释光天

化日之下的种种怪异现象了。

后来他才知悉北美观测局的另一项业务正是负责要和外星人或地心人打交道,

由于分属不同的单位负责,所以他始终被蒙在鼓里,等他确定上级连对宇宙游客

都已默默承认的时候,他才稍微放心一点,因为假如对这些来意不明的星际旅行

者不知不觉的话,那可能才是地球人最大的灾难与危机,因此在各国政府都还试

着对人民作『善意的隐瞒』,总算有尖端团队已经在帮七十亿人口未雨绸缪。

兴趣归兴趣,既然不属于自己的责任范围,杜立能当然也插不上手,不过能

够确定在宇宙里地球人并不孤单,对他寂寞的心灵倒是起了一丝微妙地作用,就

彷彿是过尽千帆感情却仍在飘泊,但真想沉沦于欲海当中内心又渴望靠岸,每个

人似乎在某个地方都会有些矛盾,只要没有契机出现或突然遭到当头棒喝,关住

灵魂的那把无形大锁便永远找不到钥匙,因此无轮是等待、寻觅或是一迳地逃避,

终需解决和面对的一刻必然早晚都会来临?!日子总是在风花雪月及生死攸关的

两极之间渡过,看过许多性命的瞬间消失、也见到不少伙伴因公殉职,人生的走

马灯跑得又快又急,使得原本就异常早熟的杜立能变得更加老成,年纪轻轻的他

见识已非一般人所能比拟,可是澹泊名利却让他也有闲云野鹤的一面,或许是这

种个性使他对自己的生命早有注解,所以出任务时总是视死如归,这份不知是与

天俱来的傻劲亦或是后天所培养出来的勇气,不仅令同事们讚叹不已、也让他的

官阶到了难以撼动的层级。

能力越强出任务的风险自然越高,一件又一件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无

论是凭他一己之力或倚靠无坚不摧的团队,总是能够不负使命,然而连续三次类

似大屠杀的疯狂行动,使他开始进入更深层次的自省,为了消灭敌人杀戮无可厚

非,但为了保护某些机密有必要杀掉那么多无辜的平民百姓吗?尤其是上个月在

非洲的一次紧急救援秘令,五个牵涉其中的超级强国不约而同地採取灭村与灭族

计划,双方无分敌我,在最后的紧要关头,竟然把所有参予制作秘密化学武器的

工作人员全部杀光,而在共产与民主两大阵营对决的过程里,因为要毁灭所有设

备和资料,北美观测局忽然下令使用潜盾炸弹,那是『炸弹之母』的升级版,引

爆之后就犹如一次八级以上的大地震在当地发生,所以周围一百公里以内全都翻

天覆地、人兽无一倖免,然而这场零和游戏并无胜利者,所有参予国通通是输家,

但最可怜的还是那些黑皮肤的土着民族。

抗议和拒绝全部无效,观测局最终还是决定引爆那颗东西,来不及撤走的敌

人和当地七个村落几乎死伤殆尽,当杜立能的小组伴随联合特种部队徒步清理主

要战场时,那一幅幅支离破碎、惨不忍睹的画面使他开始怀疑自己,尤其是那些

儿童死不瞑目的表情更是叫人痛心!统计过后附近居民共死亡四千多人、五国兵

马估计损失五百名以上,这场总数超过五千人殒命的小型战争,最后只落得媒体

上聊聊数语的描述:「非洲东部某处疑似发生有感地震,但截至目前为止并未传

出伤亡,当地政府正要求联合国派员前去确认和瞭解。」

几千条人命就这么轻描澹写的一笔带过,五国政府全部装聋作哑,外界更是

完全被蒙在鼓里,但忿忿不平的杜立能回到观测局以后却为此和上级槓了好几天,

可是别说要追究责任和真相,就连他要求开个检讨会都不可得,尽管炸弹不是由

他亲手引爆,然而这次大量波及无辜的罪行委实让他自责不已,就算是个可以逍

遥法外的刽子手,不过连最起码的善后与补偿都付之阙如的情况之下,他牛脾气

一上来,当真二话不说提着简单的行囊便一路直接飞回台湾。

他丢在住所桌上的辞职信被上面收进了保险箱,干这个行业的人可没有说辞

就能辞的,除了原本就是终生职以外,只有被特别允许的老弱残兵才能够办理退

役,但是就在众人频频为他捏一把冷汗的日子里,观测局却不曾对他採取任何行

动,按理说这种行为不是马上就会被「处理」掉、至少也会被抓回去关到地老天

荒,可是这次好像有些例外,彷彿所有长官都同意让杜立能放个长假似的,竟然

始终都没出现要「制裁」这小子的声音。

回家已经快八个月,无事一身轻的小杜除了跟那些死党聊天喝茶以外,没事

便是在家陪伴父母或是到庙口走走,他并不担心随时会有子弹飞过来还是忽然中

毒身亡,反正从离开观测局那一刻开始,他就已作好心理准备,最坏的状况大不

了就是把命赔给那些不该死的冤魂,毕竟再怎么算他都不会蚀本,如果说仍有什

么遗憾的话,应该就只剩那位他可以见却总是不敢见的梦中人了,所以为了聊慰

思念之情,六张国中时代的团体照和那条十字架项炼,便会经常被他拿出来翻来

覆去的看个过瘾,有时候他甚至会不自觉的发笑,因为即使时至今日,他还是比

心爱的竺勃老师矮了两公分。

杜立能的母亲有三位姪女,先后移民到美国的大城市纽约居住,她们知道自

己姑姑的小孩在美国受训以后,好说歹说硬是叫这位表弟飞到新泽西州和她们家

人吃了一顿大餐,席间有好几个年轻男女都拚命叫他「舅舅」,使他这位年龄差

不了多少的表舅顿时老了好几岁,不过也由于没有代沟的问题,大家有说有笑相

处的非常愉快,虽然早就晓得老妈娘家出了不少俊男美女,可是当亲眼目睹到这

个血统的优良产品时,他还是忍不住眼睛为之一亮,特别是其中最幼齿的朵丽思

更是让人惊艳不已,那高挑健美的身材和充满自信的笑容,未来必然是位能够颠

倒众生的一代佳丽,不过餐聚之后还是大表姊的两个儿子较常与他联系。

靠着户头里的美元薪资,小杜在家里自己操作外汇卖卖,起初他是抱着玩票

和学习的心情到银行开户,但或许是在多国「遨游」

过的关系,再加上货币政策也是情报员必修课程之一,因此他对市场变化算

是相当敏锐,虽然不是每战皆捷,不过在输少赢多的状况之下,他的户头从十几

万美元不到半年便已飙破一百万,这种赢的感觉非常美好,更使他对台湾只能放

宽到十倍额度的玩法大感不足,所以他透过管道在香港开了新户,在这个能够以

一搏百、槓杆倍数惊人的海岛上,正适合他这种喜欢冒险的个性,而且就在下第

一笔大单的时候,他甚至还仰天默祷着说:「让我继续赢下去吧!只要户头可以

盈馀到三百五十万美元那天,我马上就出发直飞卑诗省。」

不管这是他的愿望还是藉口,杜立能终于为自己立下了一个目标,只要能从

外汇市场赚到一亿新台币,那么他就将奔赴维多利亚岛去把心爱的女人拥进怀里,

只有这一刻他才会想像到竺勃穿着婚纱走红毯的娇俏模样,然而这个数字就宛若

被下了魔咒一般,从对作日币来回操盘到大举放空瑞士法郎,尽管他的眼光还是

不错,存款数字仍旧逐步攀升,可是每逢即将突破门槛的那张单子就必然会犯错,

这样混战了将近两个月,存摺上的数字总是在三百万美元左右,这仅差的临门一

脚就有如在足球场上的淘汰赛那样,进或不进都必然会改变某些现况,因此很多

前锋在关键时刻皆会有所犹豫,毕竟在享受瞬间快感之后又得面对更艰困的挑战,

而那根本是任谁都无法预测胜负的另一次豪赌。

这天晚上他刚从东华负责管理的电动游乐场回来,洗完冷水澡之后照例把桌

上的电脑打开看盘,专用电话及所有通讯设施也全部开机备用,由于外汇市场瞬

息万变,只要地球上有个看似不起眼的风吹草动,可能就会令好几种货币大幅涨

跌,所以投资人只要稍有疏漏,很可能就有不少人得去跳楼或输到脱裤子,而且

因为规模太过于庞大,就连美国政府也无法以一己之力强行干预,因此这是个既

公平又超级危险的游戏,再加上时差因素,各国赌盘是轮流开场,因为一天二十

四小时都没有休息,所以杜立能照样得让眼睛绕着地球跑,只要东京或雪梨有个

利多消息忽然出现,那么这一次的单子应该就能达成目标,反之他也可能得被迫

断头出场。

讯息畅通与联络方便是玩外汇的第一要务,所以差不多每位投资人都是各种

电子工具俱备,就怕会和银行端的业务员会发生失联情况,否则所造成的损失就

算不是天文数字、但少说也是一辆大宾士无缘无故便栽入海里,故而为了放松心

情,杜立能还另开一台电脑,打算听点快节奏的音乐,就在这时右下角的黄色信

号灯突然开始闪烁、并且『哔、哔、哔』响了起来,他晓得那是美国的表外甥在

呼叫,因此他滑鼠一点便直接问道:「汉克,你不是在准备写学士论文吗?怎么

还有空闲上来聊天?」

这位大表姊的长子在另一头应道:「舅,我就是因为要写论文,所以跟纽约

一家公立初中的跆拳道社团跑到温哥华来了,我跟报社的老记者在作实习,包括

採访和摄影都有机会自己来,因此还蛮有趣的。」

依稀记得这位就读长春籐名校的外甥曾说过,大学毕业后要先去做两年同步

翻译的工作,然后再回去攻读硕士学位,没想到会忽然跑去当实习记者,不过美

国教育本来就讲求多元与实务最重要,因此在自由开放的整体环境里,年轻人不

仅非常独立、而且个个都具有专业本事,所以一听这小子随队跑到加拿大去实习,

杜立能马上讚许着说:「很好啊!温哥华、稳快活,那儿华侨很多,我们也有亲

戚住在富贵林一带,你妈没告诉你吗?要不要我给你地址顺便去拜访一下?」

「不、不是的。」

汉克似乎犹豫了一下才又说道:「舅,今天找你是因为我在这边碰到一件奇

怪的事,由于我百思不解,昨晚还打电话回纽约跟我妈求证过,结论是我妈认为

还是问你最清楚,所以我才一起床就立刻联络你。」

此时温哥华应该是上午七点,确实是还挺早的,所以小杜随口问道:「你该

不会整晚没睡吧?说,既然觉得奇怪,那就告诉舅舅到底是怎么回事,看看我是

不是能帮上什么忙、或许能为你指点一下迷津?」

那头又顿了一顿才听见汉克字甄句酌地思忖着说:「是这样的,舅舅,我这

次的採访行程一共三天,这场美加两国的中学技击联谊赛昨天下午已经闭幕,女

子组的单项冠军由加拿大一所教会学校的选手获得,她是个才刚上中一的华裔女

孩,长的非常漂亮……英文名字叫可丽儿……我一直在跟拍她、昨天她上台领奖

后我还特地要求作了一次专访,这女孩很温婉、气质一流,可是竞技时出手却是

狠、稳、准三项要素俱全,身手好的没话说……所以……我想问舅舅是不是认识

或知道这个小女孩?」

听出了汉克有点支吾其词,因此小杜想当然尔的轻笑道:「中一才十三岁左

右吧?莫非你是想追人家?虽然年纪有点小,不过既然条件如此出色,舅舅倒是

不反对,只是你得做好必须爱情长跑的心理准备才行,但是这种事我可帮不了什

么忙,顶多就是透过关系帮你多搜集一些对方的背景资料,行!这点没问题,叫

你妈尽管放心。」

然而汉克听了之后却完全没有高兴的反应,并且还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又迟疑

的辩驳道:「你误会了,舅舅,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因为这个女孩可能是我

们家的亲戚,所以我才觉得有些奇怪、也很困惑,因此昨晚我先把她的五张照片

传回纽约让我妈过目,结果我妈就回说还是问你会比较清楚。」

这下轮到小杜有些摸不着脑袋了,他用一种莫名其妙的语气问道:「汉克,

你说她可能是我们家亲戚、而你妈又说问我最清楚?……这我就真的变成丈二金

刚,根本搞不懂为何会扯上我了。」

这回汉克听起来更是小心翼翼,他像是在试探着说:「舅,不然我看还是这

样好了,我先把她的照片传给你看……如果接下来我的问题有所不敬、万一冒犯

到你的话,你可不能生气喔。」

听着外甥慎重其事的说话,杜立能不禁莞尔的应道:「放心,有问题你尽管

开口,哪有那么多事情好生气的?你就快点把照片传过来给舅舅瞧瞧,究竟是哪

一点让你百思不解?」

那头汉克似乎正在操作,不过马上便又听见他在说道:「舅,总共十张照片

很快就会传到你的信箱,但是在看照片以前我必须先跟你报告一件事,那就是可

丽儿在她的英文名字后面还加了一个中文姓氏,我为了怕搞错拚音,还特别跟她

一再确认过,她很笃定的告诉我那是杜甫的杜没有错,而且她是用标准国语讲的,

甚至还说她父亲是台湾人,不过目前并未跟她们母女一起住在加拿大……所以…

……」

一道疾如闪电的热流窜过心房直达小杜的脑袋,现在他有点明白了,不过他

只是半信半疑的忙着打开另一扇分页看信箱,同时还不忘追问着说:「所以怎样?

你继续说下去没关系。」

汉克可能深吸了一口气才接着说道:「所以我妈看了照片以后就说别人家的

小孩绝不能偷生,可是偏偏你阿能舅舅又没结过婚,否则这女娃儿活脱脱就是跟

他同一个模子翻出来的!你光看那对大眼睛和那种神韵,简直就跟你舅舅小时候

一模一样,我看这事透着谿跷,你还是直接找舅舅问个清楚比较好。」

相片接收到了,第一张是笑容可掬的半身照,带着汗水的纯真俏脸上有着一

抹灿烂的骄傲,那是刚得到总冠军的瞬间所拍下的吧?第二张是更清晰的脸部特

写,再也坐不住的杜立能勐地站了起来,他没有回答汉克,只是快速用滑鼠翻阅

所有的照片,天呐!这岂止是自己的翻版,无论是身材、五官或神态,每一张照

片里不全都隐藏着一个活生生的竺勃吗?除了正在发育的躯壳小了一号以外,那

副手脚修长的矫健模样,还有谁能複制的出来?一想到这里,小杜不由得急促的

问道:「汉克,你有问她母亲姓什么吗?或者其他比较有用的讯息、像是她家地

址或学校的资料?」

汉克可能已听出了端倪,所以放胆地应道:「舅,你也知道在欧美问这类私

人事情很没礼貌,而且学校资料你只要查赛表就能按图索骥,倒是你关心的那个

人总决赛那场是从头坐到尾,虽然她婉拒入镜,不过昨天下午我趁机用长镜头偷

拍了二张,是她们母女站在一起的画面,要不要我现在就传给你看看?当妈妈的

可也是个大美人?!」

要、当然要!杜立能在心中狂吼,嘴里也连忙催促着说:「快、汉克,快把

照片传过来!应该拍的很清楚吧?」

现在汉克可神气了,他语带笑音的回答道:「这就来了,舅舅,我的摄影技

术保证不会让你失望,不过话说回来,你这个故事似乎相当精彩,假如能够的话

你可得说出来让我好好分享一下。」

汉克话才刚讲完,相片便已传递成功,本来弯腰抓着滑鼠的杜立能整个人忽

然蹦了起来,他没有回话,因为在那一瞬间他根本无法开口,久违的倩影、朝思

暮想的娇靥,不曾或忘过的小名,出现在电脑萤幕上的大美女不是他的波波还会

是谁?已经分不出来是惊讶、震撼或是狂喜,只觉得喉咙突然哽住以后,浑身的

每一颗细胞都开始在勐烈地燃烧,那份灼热到五脏六腑彷彿就将爆裂的感觉,使

他只能僵立在书桌前久久不能自已。

末了还是汉克把他从自责和忏悔的情境中唤醒过来:「你没事吧?舅舅,怎

么这么久都没声音?如何?我拍的还不错吧?能不能告诉我是不是你心里希望看

见的那位?」

幸好这是在用史盖比通话,若是用视讯的话,恐怕自己失魂落魄的模样会被

外甥一览无遗,赶紧收敛心神和整理思绪的杜立能这才点开第二张相片问道:

「这是在比赛会场外面拍的吗?很清楚,绿地蓝天衬的很鲜明,谢谢你,汉克,

舅舅马上要出发去卑诗省找她们母女,你妈没猜错,可丽儿应该是咱家的孩子,

可是在此之前我却不晓得自己有一个这么亮眼而可爱的女儿,呵呵,都快跟她母

亲一般高了,至少有一六八公分了吧?老天爷!我怎么会煳涂了这么多年啊?」

听到小杜的自责与喟叹,汉克竟然异常羡慕的说道:「哇!舅,你们之间的

故事一定很精彩,人生能有一段这样的爱情故事才算不虚此行,我看这样吧,离

我飞回纽约的班机还有五个钟头,我就利用这段时间去帮你把这位新表妹家的地

址电话通通查出来,然后再上传到你的手机,哈哈,刚好训练一下干记者该有的

本事。」

对于外甥的热心杜立能只能说感谢,一旦脱离了观测局他便不会去动用那些

资源,所以能早一步拿到竺勃的地址还是可以省掉一些麻烦,不过汉克依然想要

抢独家新闻,因此在结束通话以前这小子还特别说道:「舅舅,你知道我为什么

一直跟拍可丽儿吗?因为打从第一眼开始我就觉得她跟你非常神似、也莫名其妙

对她有一股奇特的亲切感,或许这是所谓血浓于水的缘故?反正不管原因是什么,

你们父女相认之后一定要记得告诉我整起故事的来龙去脉喔。」

关掉电脑之后小杜随便抓了两套衣物塞进背包里,然后揣着护照和皮夹便走

出房门,他并不需要携带美元现金,三张超高额度的信用卡和两张可以全球通提

的金融卡,足够让他环游世界好几圈了,所以他一跨进客厅便跟正在讲市用电话

的母亲说道:「妈,我有急事要马上飞到加拿大一趟。」

本来他以为会被嘀咕或问上两句,不料他妈妈只是掩着话筒吩咐道:「是自

己的骨肉就要尽快去认亲,而且既然要去就得把大的也一起带回来,这次我不许

你再任性了,咱们家族可从来没人把妻子儿女放在外头漂流的。」

看来他母亲会下这道甜蜜的命令应该和电话那头的人有关,如果没猜错的话

百分之百正是人在纽约的大表姊、也就是汉克的妈妈,不过这些琐事已经不值一

哂,现在一心只想赶快飞到卑诗省的杜立能愣了一下便立刻冲出大门,只剩刚好

要回家的父亲在他背后追问着说:「这么晚了你还要跑去哪里?」

在巷口业已一脚跨进计程车的小杜头也没回地大声应道:「我要赶去加拿大

把太太和女儿找回来!」

运筹三国最新版

召唤师破解版内购

王者大陆无限钻石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