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燃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内燃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揭秘万历皇帝为什么要清算张居正

发布时间:2021-02-03 11:49:00 阅读: 来源:内燃机厂家

揭秘:万历皇帝为什么要清算张居正?

今天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关于张居正的文章,欢迎阅读哦~

万历十年(1582年)六月,大明王朝的一代名臣,万历朝权倾天下的内阁首辅张居正病逝,明神宗万历皇帝十分悲痛,下旨厚葬这一位为明朝呕心沥血的大明首辅,同时赐祭九坛,赠上柱国,谥“文忠”命令锦衣卫高官和司礼监太监护丧归葬,规格不可谓不高,甚至在明一朝也只有张居正有这个待遇了。

(张居正)及卒,帝为辍朝,谕祭九坛,视国公兼师傅者。居正先以六载满,加特进中极殿大学士;以九载满,加赐坐蟒衣,进左柱国,荫一子尚宝丞;以大婚,加岁禄百石,录子锦衣千户为指挥佥事;以十二载满,加太傅;以辽东大捷,进太师,益岁禄二百石,子由指挥佥事进同知。至是,赠上柱国,谥文忠,命四品京卿、锦衣堂上官、司礼太监护丧归葬。——《明史》卷二百十三·列传第一百一

张居正生当柱国,死谥文忠,张居正达到历代文官的最高峰,在生前他就是左柱国太傅,太师子嗣恩荫为官,在朝中无人能及,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嫉妒恨。他辅佐万历皇帝朱翊钧登基,兢兢业业的治理大明,可谓是呕心沥血,万历皇帝和太后平时和张居正交谈的时候,都是称呼他为元辅或者张先生,表示尊重。

张居正家里万历皇帝送的牌匾都是皇帝亲自书写的:“尔为盐梅”“汝作舟楫”等对张居正十分赞扬,就在张居正去世的前夕,万历皇帝给张居正这样养的称呼“太师张太岳先生”可见皇帝对张居正的恩宠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步,这段君臣机遇简直可以成为千古美谈。

张居正死后的第四天朝局就发生了变化,张居正举荐的武英殿大学士兼任礼部尚书被御史雷士帧等七名言官弹劾,被万历皇帝罢官了,这可不是突然发事件,只有预谋的,此人是张居正生前推荐入阁的,他的致仕,标志着张居正时代开始落幕。

这只是第一波,很快张居正的老战友冯保也倒台,一场封包开始来临,有人开始不断弹劾王篆曾省吾等张居正一派的人,并且弹劾起来张居正,万历十年(1852年)十二月,御史杨四知,上书弹劾张居正欺负蔽主,揽权树党等十四条大罪,于是万历皇帝下令抄张居正家,并削尽其宫秩,迫夺生前所赐玺书、四代诰命,以罪状示天下。而且张居正也险遭开棺鞭尸。家属或饿死或流放,

帝疑居正多蓄,益心艳之。言官劾篆、省吾,并劾居正,篆、省吾俱得罪。新进者益务攻居正。诏夺上柱国、太师,再夺谥。居正诸所引用者,斥削殆尽。——《明史》卷二百十三·列传第一百一

此时距离张居正死后仅仅六个月,张居正从天上狠狠摔在了地上,从皇帝口中的“元辅太岳张先生”变成了“擅权乱政”的小人了,变化为何如此之大,天枫说认为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一是去张居正化,二是万历皇帝比较贪财。三是稳定朝局。

万历剧照

下面天枫说带领大家来具体看一下。

一、去张居正化

张居正虽然辅助幼年的朱翊钧也就是万历皇帝,可是对于皇帝他没有找准定位,皇帝虽然是自己的学生,可是也是君主,君臣之分还是要有的,可是张居正没有注意这些,而且让皇帝难堪。其中就有这么一则记载。

有一次小皇帝朱翊钧在读《论语.乡党》时,爸“色勃如也”误读“色背如也”,张居正在背后突然厉声的说道,当作“勃”也,神宗悚然而惊,周围的人大惊失色,神宗自此畏惧张居正——《明史纪事本末.江陵柄政》

张居正给幼小的皇帝留下了心里阴影,即使太后见到小皇帝做错事或者不听话,都会说“使张先生闻,奈何?”此时小皇帝心中越发惧怕张居正。朝廷外有张居正把持朝政,宫中有太后和大太监冯保看着小皇帝,张居正他们三人结成同盟,他这个皇帝几乎没有了实权。

等到他亲政的时候发现有张居正在他什么都不用干,也什么都干不了,好像张居正才是皇帝,朝中的大臣都附在张居正之下,朝堂之上只有张居正一种声音,不听话的话都被张居正赶走了,这是任何一个皇帝都不能忍受的。但是张居正党羽遍布朝堂内外,皇帝也没有办法。皇帝年龄少长的时候,有太监整理皇帝所读书籍的时候,发现史书上伊霍那一篇几乎被皇帝翻烂了,可见小皇帝对张居正的忌惮。

好不容易张居正病逝了,皇帝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但是他发现完全不是那样的,张居正虽然死了,但是他的影响依然在,依然存在这个朝堂之上,甚至还要继续下去。

“余威尚在,言官奏事,尚先称先生太师!”——《明史纪事本末.江陵柄政》

张居正虽然不在朝廷之上了,可是影响力还在,他提拔的那些人还在,万历皇帝将这些人归于张居正一党“江陵党”,这些人都是张居正提拔起来的,可以说是张居正的化身,而且很多人身居高位,比如礼部尚书潘晟、吏部侍郎王篆、兵部右侍郎曾省吾等这些人都是张居正提拔或者推荐的,身上带着浓厚的张居正印记,带着张居正的标签。

张居正虽然死了,但是他们就是活着的张居正,这让万历皇帝十分不喜欢,这个国家是他的国家,不允许张居正和张居正们存在,所以首先拿张居正的代言人开刀,先撸掉了大太监冯保,然后再将潘晟给拿下,虽有让人弹劾王篆和曾省吾等,这些人全部都被罢官,明史记载居正诸所引用者,斥削殆尽。这样一番清理,万历终于掌握了大权,完成了他的去张居正话,再也没张居正能够掣肘他,他的第一个目标完成了。进而就开始多张居正本人进行清算了,将生前或者死后给他的一切荣誉全部都要给剥夺,香饽饽成了臭狗屎,张居正的长子也被逼死,甚至皇帝还要将张居正鞭尸,最后一想算了吧,毕竟他辅佐皇帝还是算有功劳的,不能鞭尸了。

在明神宗实录说张居正的是有功劳的然后他威权震住,招致了祸患,可以看得出来万历皇帝就是要在大明王朝去张居正化,将张居正的影响降低。

(张居正)性沉深机警,多智数。及赞政,毅然有独任之志。受顾命于主少国疑之际,遂居首辅,手揽大政,劝上力守(行)祖宗法度,上亦悉心听纳。十年内海寓(内)肃清,四夷詟服,太仓粟可支数年,冏寺积金至四百余万,成君德,抑近幸,严考成,综(核)名实,清邮传,核地亩,询经济之才也。惜其偏衷多忌,小器易盈,钳制言官,倚信佞,方其怙宠夺情时,本根已断矣。威权震主,祸萌骖乘。何怪乎身死未几,而戮辱随之。”——《明神宗实录》

二、万历皇帝比较贪财

皇帝能会缺钱,其实万历皇帝还真的缺钱,内库紧缺不少,他的弟弟潞王要大婚,还要就藩,这些都需要钱,皇帝也等着钱买米下锅呢,这人穷什么事情都能干的出来,在这之前万历皇帝已经尝到甜头了,抄冯保家的时候得到了大量的钱财。

至是,诚复入,悉以两人交结恣横状闻,且谓其宝藏逾天府。帝心动。左右亦浸言保过恶,而四维门人御史李植极论徐爵与保挟诈通奸诸罪。帝执保禁中,逮爵诏狱。谪保奉御居南京,尽籍其家金银珠宝巨万计——《明史》卷二百十三·列传第一百一

当时冯保张居正和李太后是明朝的三驾马车,李太后不说了,冯保有巨款那张居正有没有呢,抄了冯保的家有这么多钱,那张居正只能比他更多吧。而且他想什么来什么。当时一个叫做羊可立的御史上书说“己故大学士张居正隐占废辽府第田,乞严行查勘 ” 而且辽王妃也说他们家的钱当时全部都入了张居正的口袋里。

御史羊可立复追论居正罪,指居正构辽庶人宪节狱。庶人妃因上疏辩冤,且曰:“庶人金宝万计,悉入居正。”——《明史》卷二百十三·列传第一百一

说的有板有眼的,那就好办了,这些钱都是你贪的,不应该给你,应该属于我皇帝的,于是万历皇帝就让锦衣卫们将张居正的家给抄了,弄得鸡飞狗跳最后从张居正家里得到了多少钱呢,得黄金万两,白金十余万两。得到这些还不满,当时要让张家人招供,存在外面的银子,他的长子最后无奈说有三十万金存在曾省吾那里,导致曾省吾被杖毙。

得黄金万两,白金十余万两。其长子礼部主事敬修不胜刑,自诬服寄三十万金于省吾、篆及傅作舟等,寻自缢死。——《明史》卷二百十三·列传第一百一

这些钱最后都进了万历皇帝的内库,说万历皇帝贪财还有一个佐证,说的是万历皇帝抄家就是为了钱财,说每当我将抄家的宝物给皇帝的时候,他就很高兴。

“至尊呼我为儿,每观没入宝玩则喜我。”——《明史.李植传》

万万后期广派矿监税使到全国敲诈勒索更可以传证。孟森先生指出:“帝王之奇货,从占无若帝者”。所以说万历皇帝贪财在帝王中都不多见,他从冯保那里得到了大量的钱财,自以为也能从张居正这里得到一笔不小的开支,于是抄了张居正的家,这些也能说的过去,毕竟你都死了,我还怕你干什么。

三、稳定朝局

稳定朝局跟清算张居正有什么关系呢、有关系,而且关系大了去啦!张居正在位首辅的时候,内阁已经成为实际上的行政中心,六部完全对他俯首帖耳,对于敢于违背张居正的人,都霸道的张居正给夺职罢官,现在张居正死了,这些人开始旧账重提,再也没有一个像张居正一样的人物了,为了稳定朝局,万历皇帝必须要做些什么,拿已经死去的张居正开刀一方面能震慑住那些一心跟着张居正的人,另一方面让那些曾经因为张居正贬职罢官的人对万历皇帝感恩戴德,这样朝政就彻底稳定下来。这也是帝王心术的一种,这些还是张居正当初教给万历的,想不到用在了张居正自己身上。

万历帝在抄了张居正的家后,张居正的罪状给彻底定下来了:

“张居正诬蔑亲藩,箝制言官,蔽塞朕聪。私占废辽地亩,假以丈量遮饰,骚动海内。专权乱政,罔上负恩,谋国不忠。本当斫棺戮尸,念效劳有年,姑免尽法。伊属张居易、张嗣修、张顺、张书,俱令烟瘴地面充军。”——《明史纪事本末.江陵柄政》

这一位明朝的改革家,延缓大明灭亡的首辅终于被他的学生皇帝给定为罪臣了,成了臭狗屎,天启二年(1622年),天启皇帝为张居正复官复荫。不过此时大明朝也日薄西山了。而万历皇帝在清算完老师之后的三十六年后也去世了,留下明朝一堆烂摊子,甚至有人说明朝亡于万历。

农村吸油烟机怎么安装

海尔滚筒洗衣机不排水怎么办

燃气灶外沿没火苗怎么办

空调为什么不能启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