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燃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内燃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散落的尸体四肢1[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01:03 阅读: 来源:内燃机厂家

吴小雅是一个五岁女孩的母亲,原本她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可一件诡异的事,摧毁了她平静的生活。

她的丈夫秦刚在装修完新房之后竟人间蒸发了。这个小区只有一个出入口。警方调取了小区的所有监控,都没有发现秦刚外出的踪迹。着急的吴小雅抱着女儿,在小区里挨家挨户的敲门寻找,依旧毫无线索。

新房里,墙面雪白,崭新的木地板散发着木质的清香。搬进梦寐以求的新家,吴小雅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只是有一件事,让她很奇怪。自从搬到新家之后,女儿就再也没有哭喊着要找爸爸。

“丫头,你不想爸爸吗?”吴小雅抚摸着女儿的额头轻声问道,眼中满是伤感。

“我不想……这几天爸爸都来看我了。”丫头用稚嫩的声音说到。

“来看你?”吴小雅瞳孔放大,微微一惊,连忙拉住女儿的手“你说真的吗?什么时候?”

“晚上啊,就在我的小房间里!”女儿指着自己的房间,一脸的得意。

吴小雅本能的站了起来,急匆匆的跑进了女儿的房间。可什么都没有发现。她又连忙走到门口,检查防盗锁。一切都还是昨晚的样子,靠在门上的鞋子也没有丝毫移动的痕迹。

吴小雅苦笑了几声,觉得自己太敏感了。女儿或许是太想爸爸才会出现幻觉吧。

开春后,天气回暖。警方的调查陷入僵局,如果秦刚活着,他是如何走出这个小区。如果死了,他的尸体又在哪里?

逐渐升高的气温,让新房里弥散着湿重的潮气,洁白的墙上渗出细小的水珠。地板的清香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木质腐朽的气味。

吴小雅已经渐渐适应了一个人带孩子的生活。每到夜晚,她都感觉丈夫回到了自己身边。可每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房间里依旧一片黑暗。

这天晚上乌云密布,一声响雷,把她从睡梦中警醒了过来。窗外风声呼呼,雨声刷刷,却依旧掩盖不住女儿撕心裂肺的哭声。吴小雅赤着脚跑向了女儿的房间。可脚下却像灌了铅一般,每迈一步都显的异常艰难。

小房间里,丫头裹着被子蜷缩在角落。只露着一双眼睛打量着周围。看见母亲跑进来,她立刻扑进了吴小雅的怀抱。

“爸爸……爸爸在那里……浑身都是血……我好怕!”丫头浑身颤抖着,小手指着墙角的红色衣柜。

“爸爸在……柜子里?”一股寒意直逼全身,吴小雅像中了邪一般盯着红色衣柜。抱着女儿一步步向柜子靠近。那个柜子她昨天才收拾过,里面空空如也。怎么可能突然藏一个人?就算丈夫回来了,也不会躲在柜子里不出来。

一步,二步,空气渐渐凝固,雨也越下越大。

就在吴小雅的手刚要碰触到柜门的时候。一声响雷再次响起。衣柜的门自动弹开。一只血肉模糊的胳膊滚了出来,接着是一条腿,一只脚……浓浓的鲜血从衣柜里淌了出来,顺着地板向吴小雅流动。

“咔!”顷刻的闪电,让周围亮如白昼。在衣柜里的杆子上,丈夫的头被斜斜的挂在衣架上。眼白中还插着两根钢钉。淋漓的鲜血从不停的从他的五官和断裂的脖子流出。

“老婆我回来了!丫头快叫爸爸!”挂在衣架上的人头用极为低沉的喉音说了一句。满是鲜血的脸色露出了一个恐怖的微笑。

“啊!”看到如此画面,吴小雅惊叫一声,双腿一软,直接和女儿昏倒在了地板上。而地上流淌的血迹也一点点将她们包围。

就在这对母女昏迷的瞬间,门后又传来一个男人惊恐的吼声。接着一个黑影闪了出去。

雨后初晴,屋外的空气格外清新。只是新房里的腐臭味更加的浓烈。一阵微风吹进房间,躺在地上的吴小雅渐渐的苏醒了过来。她环顾着四周,地上的血不见,衣柜的门大开,里面却空空如也。

“难道昨晚的一切都是幻觉吗?”吴小雅拍了拍头,把睡梦中的女儿放在床上。自己走到了客厅。

她刚走到客厅就发现了异常。靠在大门上的鞋子被移动了。也就是说昨天晚上,有人闯了进来。

一个小时候之后,警察赶到现场。经过勘查,大门的锁并没有被撬的痕迹。而家里也没有任何贵重物品丢失。大楼的监控也显示,在那个时间段,根本没有人出入大楼。

>>

做完笔录之后,警察便匆匆的走了。对于吴小雅所说丈夫在衣柜被肢解的事情,警方并没有记录。这种受害者家属出现的异常精神状态。他们经常会遇到,早就习以为常。

又过了几天,除了楼上越来越响装修的电钻声。似乎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经过那晚的事情,丫头也变的沉默寡言。总是坐在沙发上发呆。也没有再说爸爸回来看她之类的事。

“妈妈,腿!”丫头走进厨房,指着吴小雅的脚下说到。

“妈妈,一只脚……”吃过午饭,丫头又指着客厅的餐桌下。

“妈妈,头!头!”临睡前,女儿又指着那个红色的衣柜。

女儿的怪异举动,让吴小雅提心吊胆起来。如果那晚的事情,丫头也看到了,那这一切就不是幻觉。而女儿无论说多少次,顺序从来不会弄错顺序。厨房里说腿,客厅说脚,卧室就说头。

一天之后,楼上巨大的装修声戛然而止。而警察也在此时登门。

“对不起,我们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一名女警轻轻的拍着吴小雅的肩膀。

就在昨天晚上,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来警局自首,说秦刚是他杀的。他还看见了秦刚的鬼魂。等警察赶到大楼时,才发现其余的那几个装修的工人,就在吴小雅的楼上作业。而那几个工人早已死亡,尸体被电钻和电锯弄的支离破碎。由于自首的男子也已经死亡,秦刚的尸体依旧没有找到。

送走了警察,吴小雅泪如雨下,心中残存的希望,也消失殆尽。她更确信那一晚发生的事不是幻觉。她疾步的跑进小卧室。趴在地上,仔细打量着那晚流满鲜血的地板。

腐臭的味道更加浓重,吴小雅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颤抖着身体,找来工具,撬开了那几块木板。

木板下,一个双眼插着钢钉的人头正望着她。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