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燃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内燃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这个交警有点怪-【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42:32 阅读: 来源:内燃机厂家

三十岁的杨仕喜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开车上路遇到交警。回想前几年刚学会开车那阵儿,在路上一看到交警向他敬礼心里就发怵,罚款单也是每个月都要来一次。从菜鸟好不容易练成了熟手,杨仕喜的车技是进步了,可是怕交警的胆儿却一点也没变大。

这天晚上,杨仕喜开车回家,发现前面有交警在检查车辆,杨仕喜的心里有点发毛,把车子减速慢慢开了过去。

“你好!”一个标准的敬礼,杨仕喜控制不住地哆嗦了一下。这是一位年轻交警,身材高大魁梧,长着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相貌十分俊朗。

看见帅交警正准备把一只酒精测试仪递过来,杨仕喜连忙用手挡了一下,讨好地说道:“不用麻烦你了,我是守法公民,这玩意自己备着呢。”说着,从驾驶台下面掏出一套酒精测试仪自己吹了起来。杨仕喜一看测试结果,脸色大变,这怎么可能?

帅交警看见杨仕喜神色有异,拿过酒精测试仪一看,上面显示“16.5mg/100ml”。乖乖,这可是严重醉驾了!

“哎哟,这都超过醉驾标准两倍了。”帅交警调侃道,“这好像要坐牢的吧?”

杨仕喜一听心里慌了,连忙辩解道:“真是见鬼了,我压根就没有喝酒。”

“还是用我们的吧。”帅交警递给杨仕喜一套警方专用的酒精测试仪。

杨仕喜神色尴尬地接过来,用力吹了一下,“11.6mg/100ml”,还好,没有达到酒驾标准,杨仕喜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市场上的酒精测试仪良莠不齐,有的质量不过关,只能测试一次,第二次就不准确了。当然,最好的预防办法还是要做到酒后不开车,开车不喝酒。”帅交警一边说着,一边盯着杨仕喜的脸,一双大眼睛眨了眨,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说道,“请出示您的驾驶证。”

杨仕喜被帅交警看得心里直犯怵,配合地掏出了驾驶证递过去。

帅交警看了一眼驾驶证,脸上浮出笑容:“果然是大哥,初次见面,你好。”说着,把驾驶证递还给杨仕喜,戴白手套的右手用力一挥,示意杨仕喜可以把车开走了。

“大哥,路上注意安全。”帅交警临别时又说了一句。杨仕喜觉得莫明其妙,这个交警真会套近乎,其实两个人根本就不认识。

转眼到了周末。这天晚上,杨仕喜和几个朋友聚餐时忍不住喝了一瓶啤酒。从餐馆出来时,杨仕喜望着停在酒店门口的那辆车犯愁了。在杨仕喜看来,自己才喝了一瓶啤酒,对开车根本没啥影响。可是万一要是碰上交警查酒驾,那可就麻烦了。

都说“酒后不开车,开车不喝酒”,今天既然喝了酒,这车铁定是不能开了。可是眼下五个人怎么回去?叫一辆出租车显然超载,汽车停在这里又不安全。正在杨仕喜伤脑筋时,有位同事提议说,这儿离单位也不远,既然不能开车,干脆哥几个一起推着走得了。这个提议得到了其他人的响应,于是大伙儿借着酒劲推车上路了。杨仕喜坐在驾驶室里掌握方向盘,四位同事扶着车窗往前推车,轿车缓慢地向前移动。

这时,从后面开过来一辆警车停在他的车前,杨仕喜看到从警车里走出来一位年轻交警。正是前天查酒驾的那位帅交警。帅交警看到坐在驾驶室里的杨仕喜,也是一愣,疑惑地问道:“大哥,怎么,车子坏了?”

杨仕喜尴尬地坐在车里,一时不知说啥好。

“那个,是这样的,警察同志,我们几个都喝了点酒,车子不能开了,所以就决定推着走。”有位同事上前对交警解释原因。

“这个不算酒驾吧?”有人问道。

帅交警站在那里也有点犯难,想了一下,严肃地说:“汽车没有发动,www.5aigushi.com酒驾是算不上,但是行人跑到机动车道推车,这可是要不得的,为了你们和他人的安全,大家再加把力,把车推到一旁安全的地方。”

汽车停靠在路边。交警看到杨仕喜闷闷不乐地钻出车门,便一脸笑意上前说道:“大哥,你放心,等会儿我叫人帮你把车子开回家。”

一听这话,杨仕喜忍不住朝交警多看了一眼,瞧他那眼神,那语气,分明有些讨好自己的意味,尤其是听他那一声亲切的“大哥”,杨仕喜的心里又舒坦又纳闷,两人非亲非故,他怎么对自己那么热情?

杨仕喜和朋友们叫了辆出租车回家,没过多久,果然有个胖小伙把杨仕喜的汽车送回家了。杨仕喜忍不住问那胖小伙,是谁叫他来送车的,小伙子说是同事请他帮忙送的。

“你的同事叫啥名?”杨仕喜又问。

“刘海峰。”

刘海峰?杨仕喜在嘴里念叨着这个陌生的名字,这个交警可真怪,跟他也不熟,怎么对自己这么好?

这天下午,杨仕喜开着车准备前往城西路的一家咖啡店。城西路远离市中心,是新建的一条大马路,路边树木葱茏,车流量不大,适合闲暇时开车兜风赏景。在这么宽阔舒适的道路上行驶,杨仕喜的心情也跟着舒畅起来,打开车载音乐,一边开车一边随着音乐轻声哼唱。

突然,一个男人冲到马路上拦车,杨仕喜眼明手快赶紧刹住车,却还是吓得心脏扑扑直跳,正想破口大骂,却见那个男人用手拍了拍车窗,一张焦急的脸出现在车窗前。杨仕喜定睛一看,原来是那个帅交警,姓刘,叫啥?刘海峰是吧,不过今天他穿着便装,刚开始没认出来。

刘海峰一看是杨仕喜开车,双眼一亮:“大哥,真巧,快帮我送个病人去医院。”

送病人?就在杨仕喜愣神的工夫,只见刘海峰不知从哪里抱来一个昏迷不醒的老头往汽车后座一放,语气果断地吩咐道:“大哥,麻烦你送他上医院,我现在要执行任务。拜托了。”

杨仕喜被彻底搞懵了!这是怎么回事,把一昏迷老头放我车上,你自己却跑没影了?杨仕喜心想,我和你并不熟呀,你还真把我当你哥了?杨仕喜看了一下手表,离约会的时间还差10分钟。原来,有个热心的同事帮杨仕喜安排了一场相亲,时间定在今天下午两点,女方是幼儿园教师。

相亲路上突然杀出个程咬金,杨仕喜欲哭无泪。望着车后座上那位昏迷不醒的老头,虽然有些心不甘情不愿,但毕竟人命关天,杨仕喜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调转车头朝附近的医院驶去。

一路马不停蹄,直到把老头送到病房里,杨仕喜才松了一口气,看看时间已是下午三点,相亲的事就这么黄了。期间,同事打来电话催问他为什么没有赴约,他正忙着给老头挂号,心情烦躁着呢,就说不相亲了。

被迫当了一回雷锋,杨仕喜索性好人做到底,为老头垫付了一千元住院押金。掏钱的时候杨仕喜也犹豫了一下,但一想到这个病人是刘海峰让他送的,有他这个交警作证,也不怕老头的家属误会甚至讹诈。

龙之召唤无限钻石版下载

阿瑞斯病毒破解最新版

乱斗三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