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燃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内燃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山西政警煤贪腐关系网崩溃起因2名保安入室抢劫袍网

发布时间:2019-11-22 18:20:18 阅读: 来源:内燃机厂家

山西政警煤贪腐关系网崩溃起因:2名保安入室抢劫

在山西政商贪腐大案连发的“盛景”中,一则未被官方公布的消息耐人寻味。

《财经》记者调查得知,早在2014年5月前后,因涉嫌在查处山西焦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焦煤集团)原董事长、党委书记白培中家中遭劫案过程中存在包庇行为,太原市公安局副局长戴来伟被带走调查。

戴来伟是众多涉及白案的山西高级警务人员之一。在他前后,太原市公安局已有连续三任局长落马,分别为苏浩、李亚力、柳遂记。其中至少苏浩、李亚力都涉及该案。

曾被调查部门带走问话的,还包括太原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李大齐,不过其因身体原因等随后被释。

此外,白培中的弟弟、山西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打黑队正处级调研员白培国,在白培中被查以后不久也卷入调查,一同被查的还有白培中在省厅经侦总队任职的两名妻舅。

山西政商贪腐系列案如同一副倒塌的多米诺骨牌,很大程度上,白培中是引发连锁反应的第一张。《财经》记者获知,2014年农历年前,白培中案两名已在山西汾阳监狱服刑的劫匪被押解至北京,协助中央纪委调查。

青萍之末,狂风源起。2011年11月,保安罗从军、李端亮劫持保姆进入位于太原汇锦花园的白培中家时,未曾料到在接下来数年内会在山西政商两界掀起一场轩然大波。

2014年2月27日,山西省委副书记金道铭被宣布接受调查。此后,苏浩、李亚力几乎同时被带走。进而,山西政界、煤炭系统及警界人事震荡至今。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也反证了煤炭领域所承载的复杂纠缠的利益格局。

劫案金额缩水玄机

山西太原,紧邻汾河的汇锦花园是焦煤集团领导家属区,白培中居住于此。

据警方内部人士向媒体的爆料邮件称,两名劫匪均是小区保安,因经常有人往白培中家中送东西,且帮忙搬运时特别沉,根本不像包装上说的茶叶、月饼等,就怀疑白家中一定藏有贵重物品。

此前2011年11月12日,白家仅有妻子李彩亭及保姆在家。两名保安趁保姆下楼之际,威胁其返回打开白培中的家门。入室后,两人绑住保姆,白妻因行动不便而没有被绑束。劫匪在白家仔细翻找财物,一共耗时5个钟头,然后携财物驾驶着李彩亭的车从高速公路逃往河北。由于没有更换车牌,两人于10个小时后便在河北省会石家庄被捕归案。

前述邮件称,办案警察目击了追缴回来的巨额财产,看到白培中400平方米的豪宅中到处堆满名人字画、各种名贵饰品。但戴来伟对此下了封口令,严禁对外吐露案情。

“封口”的原因关乎涉案金额的认定。邮件称,白培中家中被劫数千万元现金,其妻报案则称被抢300万元。犯罪嫌疑人被抓后,查获财物总价值却近5000万元,其中:人民币600万元,港币100万元,美元27万元,欧元300万元。金条七八公斤,另外还有名表、钻戒、项链等名贵奢侈品。

白培中也因此仕途断送:在窃案以前的2011年10月31日,他刚在中共山西省第十次代表大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当选中共山西省第十届委员会委员;案发后同年12月22日,白培中被免职并接受纪检机关调查。

司法审判于一年后的2012年12月姗姗来迟,晋中市中级法院确定的抢劫财物金额为1078万元,两名被告人罗从军、李端亮分别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和无期徒刑。

据山西省纪委认定,其中有84万余元财物涉及违纪,白培中因此仅获得留党查看一年处分了事。

在脱身调查后,白培中曾向一位熟悉焦煤集团的人士解释称,当时妻子因脑出血做完手术卧病在床,很多下属来探望时放下一张卡就走了,自己压根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钱。

种种迹象显示,金道铭是主导查处白案的省领导之一。《财经》(微信公众号 mycaijing)记者获知,金道铭曾指示苏浩压缩白案涉及金额。事后,白培中涉嫌奉上钱款,以及动用西山煤电集团小金库在拍卖行购买价值千万级别的画作送给金道铭。这些画作后来被办案人员在金家发现。

山西警界一位高层人士向《财经》(微信公众号 mycaijing)记者称,白培中在遭劫后,曾求助于苏浩。苏向白建议,因白氏夫妇皆为国企高管,合法收入较高,可承认1000多万元现金。而对于白收受的十几张存有巨额资金的银行卡,苏浩则设法代为隐匿,并让白尽快退还。

正是协助白培中退卡之举,将苏浩的勾兑行为暴露。

在事后调查过程中,一家承建焦煤集团住宅项目的开发商向办案人员承认,自己向白培中送过一张价值1200万元的银行卡,但白在窃案以后退给他了。此细节的疑点在于,白培中失窃的银行卡有十余张,他是如何在被盗后仍能记得卡号?在相关审讯中,白培中交代,此系苏浩配合的结果。这仅为太原警方帮助其藏匿众多赃物的一项。

山西警界刑侦系统一位较高级别的人士介绍,太原市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戴来伟、市刑侦支队支队长李大齐当时带队查白家窃案。据其称,相关警员在办案中曾涉嫌收受白培中给予的款项数百万元。他们都在白培中第二次被调查后不久被带走。

李亚力则因接手此事而被卷入。2011年11月22日,苏浩被任命为司法厅副厅长,其太原市公安局局长之位由李接任。

在继任李亚力出任太原市公安局局长的柳遂记落马后,这一职位俨然已成高危职业,本地官员不愿出任。知情者分析,“任命过程必须经过公示环节,照现在的局面,公示必然会引起举报,有谁敢说自己经得起举报?”

白培中案多米诺效应

山西省纪委对白培中以“留党察看一年”结案,引发了部分省级退休干部的强烈不满,他们开始对金道铭进行合力举报。举报者人数众多,且级别相当高。

此前,金道铭已在2011年3月不再兼任省纪委书记,在劫案后的2011年11月17日不再兼任省政法委书记,但仍是省委副书记,且因为出身中央纪委有着便捷的沟通渠道。亦有分析人士认为,如此重大的决策,绝非金道铭一人可以拍板。据官方通报,该处理决定系“经山西省纪委研究并报请批准”的结果。苏浩为省管干部,省纪委“报请批准”的对象只可能是山西省委。

据了解,老干部们的举报大致指向三个方向:一为包庇白培中案;二为与金道铭存在特殊关系的女性在太原违规开发房地产;三为包庇山西省交通厅长段建国案。

体制内举报历经一年的发酵,终于产生效果。前述山西警界刑侦系统高层人士告诉《财经》(微信公众号 mycaijing)记者,在2014年春节前,两名劫匪被管教科长从服刑的汾阳监狱押送至北京,就白家窃案接受中央纪委问话。

2014年2月27日,已改任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金道铭被宣布接受组织调查。3月25日,山西省司法厅官网“领导介绍”栏目撤下苏浩之名。4月间,中央纪委向率先踢爆白培中失窃案的晋籍前媒体人高勤荣要走白案的相关证据。此后,太原市公安局多名涉案人员先后被带走。

白培中案仅是一个导火索,涉案各方均在各自领域存在其他问题。“苏浩在来太原市局当局长时,突击提拔了几百名干部,级别集中于副处级、处级,当时市局里为了提拔的事送礼成风。”前述刑侦系统人士透露。

接近案情者透露,李亚力为了获得晋升,涉嫌向时任省委政法委书记的金道铭输送巨额款项。

金道铭的被查,又引发了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六室三处原处长曹立新落马。中纪委纪检监察六室负责查办华北东北地区的党政机关腐败案件,包括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辽宁、吉林和黑龙江。2011年10月,曹立新曾担任组长,率中央纪委调研组在山西多地调研。2013年,曹立新升为副局级,任中央纪委法规室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

曹的问题,据信是在办理山西交通系统系列案中存在弊举。

一位熟悉焦煤集团的人士透露,同在4月,中央纪委调查组找了包括董事长在内的山西焦煤集团17名高管谈话。目前,因涉及金道铭案,山西焦煤集团国际贸易公司原董事长胡建伟、晋能集团山西煤炭建设监理咨询公司经理姚海平被查。

胡建伟被抓时已调任山西焦煤集团金土地开发公司董事长,对其的免职文件已在集团内部传达。晋能集团对姚海平的免职文件则在今年5月初下达。

晋能集团内部人士透露,今年8月26日夜间,晋能集团董事长刘建中被有关部门带走。之前,刘建中本来在大同调研,后被通知回省政府参加会议,回来后即被带走。

约一个月前,晋能集团总经理曹耀丰已被带走,其在太原的家被搜查。8月28日,晋能集团汾西矿业董事长被内部公布接任曹的职务。

“刘建中在霍州矿务局和焦煤集团时,一直是白培中的下属。2008年他在与白竞争焦煤集团董事长失败后,来到山西煤运集团(后与山西国际电力集团合并为晋能集团)做董事长。”前述熟悉焦煤集团的人士透露,刘建中曾担任焦煤集团销售公司总经理,权力很大。“由于以前煤价是双轨制,焦煤集团的煤一直没调价,而地方涨价了,价差最大时焦煤集团的煤价比地方煤价每吨要低几百元。”这位人士称,“这里面的利益太大了。”

数位熟悉晋能集团的人士向《财经》(微信公众号 mycaijing)记者介绍,原山西煤运集团在煤矿整合过程中亦存在不少问题。该集团过去几乎不掌握煤矿,主要业务为煤管站收费,但2008年后因被确定为整合主体,短短几年间一跃成为山西最大的煤炭企业之一。在煤矿整合过程之初,煤运集团一度落后于其他整合主体,后来则频频依靠高溢价收购的方式奋起直追。

这些高价圈得的煤矿并未转化成生产力,反而急剧抬高了企业的负债率。一方面的原因固然是煤运集团缺乏懂矿的人才;更重要的原因在于,由于煤矿整合系行政主导,地方政府在卖矿时要求“肥瘦搭配”,导致圈下了不少买回后直接废弃的贫矿,而近两年煤价的下行让“肥”矿的收益无法对冲这项成本。

前述熟悉山西焦煤集团的人士介绍,焦煤集团下属霍州矿务局多经局的局长也与曹耀丰一起被带走。

在金道铭落马后,中央纪委调查组与山西五大煤炭集团的老总都谈过话,重点是了解金在煤矿整合过程中有无问题。

人事关系谱

煤炭系统出身的白培中自参加工作起,一直在霍州矿务局,直至2001年起出任霍州矿业集团总经理。转到忻州历练两年后,2008年4月,45岁的白培中以忻州市委常委、副市长身份,接替年近退休的杜复新出任山西焦煤集团董事长。

白培中的弟弟白培国,担任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打黑队正处级巡视员,其两个妻舅也均在省公安厅经侦总队任职。

2008年金道铭领导的煤焦反腐轰轰烈烈展开之际,苏浩刚刚从大同市公安局局长履新太原市公安局局长。

苏浩1986年从部队转业后来到山西省工商局,1991年4月下放至朔州市工商局任副局长,1995年11月转任市公安局副局长,后升任局长。在担任朔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局长期间,他与时任朔州市委书记金银焕共事数年,并共同见证了当地煤炭民企金海洋集团的崛起。

在山西警界看来,苏浩的晋升快得不可思议。2000年1月,苏的老领导金银焕出任山西省委常委、纪委书记,2001年10月更是升任山西省委副书记、纪委书记。苏浩则在担任忻州市公安局局长后,于2003年6月一跃升任省公安厅副厅长,此时他从警尚不满八年。2007年2月起,他在兼任大同市公安局局长14个月后,得以在2008年4月起兼任太原市公安局局长。

在2008年10月考察途中因车祸去世前,金银焕在2006年8月即已不再担任省纪委书记,这个职务由中央纪委出身的金道铭接任。两个月后,金银焕从朔州带到省纪委的秘书张秀萍,由省纪委综合室主任升任省纪委常委。

张的丈夫曾为山西焦煤集团汾西矿业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在张秀萍于今年4月16日被带走调查后,4月30日,经山西焦煤董事会、党委会、经理层联席会议研究决定,其丈夫原来的职务被免,同时被提名为汾西矿业董事、工会主席。

面对巨大的利益漏洞,山西省并非不想作为。前述熟悉焦煤集团的人士介绍,在煤焦领域反腐中,山西煤炭系统所有处级以上干部的护照都要上缴,但显然并未对白培中这样的高层产生实质性的约束。

据其介绍,今年7月被带走调查的晋能集团总经理曹耀丰是运城市平陆县人,与山西省政协前副主席令政策是老乡。在2007年、2008年前后,得以结识令政策时,曹耀丰还是焦煤集团下属霍州煤电集团副总经理。此后的两三年内,他被迅速提拔为霍煤总经理、董事长、党委书记,2011年初调任山西煤运集团总经理,并得以成为新合并的晋能集团总经理。

“焦煤集团每年采购生产配件的额度就达200亿元,仅仅这一环节的利益就很大。”该人士透露,张秀萍的弟弟即给焦煤集团下属汾西矿业双柳矿供应固定剂。

除了采购环节,人事任免亦是黑洞所在。“焦煤集团光处级干部就有2000多个。近几年,霍州矿务局、西山煤电集团的提拔得很多。”该人士感叹,“因为敢送。”

旗袍批发公司

绥芬河旗袍定做

穹妹旗袍制作

品牌旗袍订制店

相关阅读